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乡村奸情
乡村奸情
六十年代北大荒的农村有一种坯草结构的连脊房,顾名思义,连脊,就是房子的屋脊连在一起,屋脊连在一起,当然每间房子也是连在一起的。

  所谓坯草结构,是说房子的屋顶,是用草甸子里专门用来苫房子的一种草苫的,房子的墙是用土坯砌起来的。

  土坯不用花钱买,建造房屋的人自己用木板按实际需要规格的大小,做成一个长方形的木框,然后把黏土加点麦秸之类的东西,和好以后放进木框里,上面用一根直的板条刮平,之后把木框取下来把土坯晾干,就可以用来建造房屋了。

  建造房屋时,前后墙是用土坯平放砌起来的,两间房之间的间壁墙是用土坯立着砌的,这样就可以节省一些土坯,但隔音效果不太好,两屋之间放个屁甚至都能听得见。

  房前要留一块地,在农村叫前院儿,房后留一快地种菜砌厕所,叫后院儿。

  厕所有石头砌的,一米多高,前面用木板钉个小门,人进去后蹲下能挡住下面,胸部以上都露在外面。还有一种是用玉米或高粱秸秆围起来的那种简易厕所,前面没有门,两边埋两根木桩,挡个半截布帘,人蹲进去脑袋露在外面。

  现在的北大荒已经是今非昔比,这种连脊房也基本绝迹,即便在贫困山区也很少见到,厕所虽然还在后院儿,也都修建的有模有样,虽然还有简易厕所,至少遮挡的很严实。

  那时候农村实行的还是人民公社好,公社下面是生产大队,生产大队下面是生产小队,有的地方生产小队下面还设有生产小组。

  这里说的是连脊房众多住户中的三户人家,一户男人姓李,叫李连胜,老婆叫何风云,人们都管他老婆叫老李婆子,叫的时间长了人们就忽视了她的姓氏,当地人对已婚的中年妇女都习惯称呼老娘们,老婆子,也有的人称呼自己或他人的老婆为“屋里的”“家里的”,已婚男人被称为“当家的”“老爷们”,这些称呼是什么时候开始这样叫的大概没人知道。

  李连胜结婚以后老娘们一直没生养,没有孩子,两口子小日子过得倒是不错,感情也挺好。

  东边邻居姓齐,叫齐勇,齐勇的老婆叫吴素琴,人们习惯叫她老齐婆子。老齐婆子能生养也会生养,居然生了三个孩子都是小子,老大齐天福,老二齐天生,老三齐天龙,这名字还是齐勇找一个识文断字的老头给起的。

  西边邻居姓杨,叫杨树里,因为家里太穷,已经四十大多还没娶上媳妇,还是单身一人。

  这三家都是永乐公社永乐大队第三小队的社员,第三小队人们习惯简称三队,三队队长姓蔡,叫蔡铁柱,据说是起这样的名字好养活。

  蔡铁柱今年五十多了,人长得又瘦又小,而且很显老,和他的名字很不相符,反倒是她家老娘们李召弟长得膀大腰圆,比他小十多岁,虽然说不上漂亮,也算是五官端正,此人性格大方泼辣,因为结婚晚孩子还小。

  这一天老蔡从公社开会回来,走到里屋,一屁股坐到炕沿上,从兜里掏出那个磨得铮亮的烟袋锅,在挂在烟袋杆上的那个小布口袋里?出一锅搓碎了的烟草,用大拇指摁了摁把烟袋嘴放到嘴里咬住,又从兜里掏出一盒洋火,就是火柴,老辈人都这样叫,刺啦一下划着把烟点上,狠狠抽了一口。

  那时农村把两间房称里屋外屋,睡觉的那一间叫里屋,相当于现在的卧室,做饭的那一间叫外屋,相当于现在的厨房,吃饭一般都是用那种小炕桌,放在炕上,人盘腿坐在炕上吃饭。

  老蔡进门从外屋往里屋走时,老蔡的老娘们李召弟正在外屋做饭,看到自家老爷们那张沟壑纵横的老脸上满是乌云,就大声豪气地说道:“又怎么了,看你那张苦瓜脸。”

  老蔡没吱声,自顾自的在那抽着他的小旱烟儿。

  吃饭的时候老蔡看着孩子们吃完出去了,他才对老娘们说道:“今天公社开会,说是要搞文化大革命,还说城里已经搞起来了,也不知道啥是文化大革命,说是要成立什么造反组织,揪出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,造资产阶级的反,你说这都是啥事哟。”

  他老娘们听完也是一头雾水,眨巴眨巴眼睛想了想没好气地说道:“管他呢,他们咋说你就咋干呗。”

  老蔡和他老娘们两个人正唠着,就听见大街上传来老娘们骂街的声音。

  “肏你妈。”一个声音略带沙哑的老娘们骂道。

  “我肏你妈!”是一个声音尖利得几乎划破天际的老娘们的叫骂声。

  “你个骚货,屄都给野汉子肏烂了。”声音尖利的老娘们接着骂道。

  “你才是个骚货,屄都给野汉子肏烂了。”声音略带沙哑的老娘们学着人家骂道。

  “有本事今天晚上就样(让)你家老爷们来肏我。”声音尖利的老娘们又骂道。

  “肏就肏,你在家等着。”声音沙哑的老娘们毫不示弱,不过脑子一时没转过弯。

  两个老娘们你一句我一句在大街上叫骂着,越骂越难听,周围站满了卖单儿的人。

  骂着骂着两个人开始互相推搡起来,大有大打出手的架势,就在这个时候老蔡从屋子里走了出来,两个老娘们看到老蔡来了,都停住了手,也不再叫骂了,因为两个老娘们都是三队的社员,老蔡是三队的队长,队长有权扣社员的公分儿。

  公分儿,是当时生产队社员劳动报酬的体现,社员干一天活儿,队给计多少公分儿,都是队长说了算,到年末再把社员一年挣得公分儿累计起来,核算成钱发给社员,年景好时一分儿能合块八角的,年景不好时一分儿只能合几分钱,甚至是倒挂,倒挂的意思好像就是公分儿是负值吧。

  既然没人骂街了,那些卖单儿看热闹的人也都各自回家了,大街上又安静下来,老蔡也又回到屋子里。

  老蔡整整想了好几天,终于想出来一个自认为是一个好办法的办法。

  几天以后的一个下午,老蔡通知社员晚饭后到马号开会。

  马号,生产队小队部的俗称,至于为什么这样叫无从考究。

  三队的马号,有个大院儿,大院儿四周用细柞木棒夹成的杖子围着,杖子上有个三米多宽的大门,所谓大门就是用两根木桩埋在两边,上面再钉一根横木杆,再用木板做两扇门,其实就是摆设,大门一般是不关的。

  进了大门就是大院儿,大院儿里停放着几辆大车,是牛马拉的那种,有一排牛棚一排马棚,里面拴着好多牛马,还有一些犁杖不怎么整齐的摆放在院子里。

  靠大院儿的一角有三大间坯草房,一间是生产队的仓库,另外两间没有间壁墙,是相通的。

  两间相通的屋子里有一铺大炕,地上有三张老式办公桌,分别是生产队长,生产队会计、出纳员办公用的,还有一些木制的长条凳零乱的摆放着。

  七点多了,社员才陆续到齐,因为是夏天,屋子里很热,男社员大多都穿着背心裤衩,女社员穿得也很单薄,尽管这样,一个个还是热的够呛,爱出汗的人脸上已经挂了汗珠,其实平时不开会一些社员晚上吃完饭也爱到马号坐坐,拉拉呱,当时有句话叫以社为家。

  虽然屋子挺大,因为人多,还是显得有些拥挤,炕上凳子上坐满了人,李召弟背靠墙盘腿坐在炕上,杨树里坐在地下凳子上,脸朝着李召弟,两眼紧紧盯着李召弟那个高高隆起的前胸,当这娘们发现杨树里在色眯眯看自己的两个大奶子的时候,狠狠瞪了他一眼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生产队长蔡铁柱把在公社开会记住的和社员们说了一遍之后说道:“咱们队也得按着公社说的有一个造反团,我琢磨着咱就叫‘永乐造反团’,杨树里当团长,怎么样。”蔡铁柱似乎是在征求社员的意见,其实是在问杨树里。

  此时的杨树里一个心思在看李召弟的那对大奶子,一时没听见蔡铁柱叫他。

  “杨树里。”蔡铁柱又叫了一声。

  杨树里太专注了,还是没听见。

  “杨树里!”蔡铁柱提高了声音,大声喊道。

  杨树里坐在蔡铁柱的前面,这时杨树里好像才大梦初醒,回头看了蔡铁柱一眼说:“叫我吗?”

  社员们一阵哄堂大笑。

  “不叫你叫谁。”蔡铁柱有些不满地说。

  “咱队成立个永乐造反团,你当团长,你再找几个人,过几天去公社把名字报上去就行了。”蔡铁柱说。

  “行,我选好人就去公社。”杨树里有些兴奋地说。

  事情很凑巧,当时虽然是纯粹的社会主义制度,生产队还是给每一户分了一点自留地,用作自家种菜。杨树里和蔡铁柱两家的自留地是紧挨着的,杨树里因为是光棍一个,所以种菜摘菜都得他自己去。蔡铁柱家种菜是蔡铁柱去种的,摘菜一般都是他老娘们李召弟去摘。生产队给社员分的菜地边上是队里的一片麦田。

  那天杨树里跟社员一起给生产队铲地,快收工时跟副队长说要去自留地里摘点菜,先走一会儿,副队长答应以后他扛着锄头直奔自己家的自留地。

  杨树里一路奔波来到自家自留地,还没到地头,老远就看到蔡铁柱家的自留地里有个人,很像李召弟,他轻手轻脚慢慢往前走去,越走越近,杨树里看的真真切切,不是别人,正是李召弟,当杨树里走到李召弟的背后时,李召弟正哈着腰在豆角架下面全神贯注地摘豆角,根本就没发现身后走过来一个人。

  杨树里站在李召弟背后,猛然伸出手保住了李召弟。

  “谁!”李召弟被突如其来地搂抱吓了一跳,大声呵斥道。

  “是我,我想死你了!”杨树里喘着粗气说。

  “你小子要干什么。”李召弟接着大声说。

  “这还用问吗。”杨树里说。

  “你小子不怕我告诉老蔡吗。”李召弟说。

  “你不会。”杨树里说。

  李召弟一边和杨树里周旋一边挣扎着,身大力不亏,眼看要从杨树里的胳膊里挣脱出来,就听杨树里说道:“你这老娘们今天从了我啥事没有,你要是不从,我就样(让)你们家老爷们戴高帽游大街,像公社那样开大会斗争他,你忘了我是造反团团长了。”

  这一招还真灵,李召弟不再挣扎了,杨树里搂着李召弟扭头看了看四下没有人,推搡着她来到旁边的麦田里,把她按倒在麦田地上。因为杨树里是从背后抱住李召弟的,所以把李召弟按倒在地时,李召弟是脸朝地面的,杨树里只好再把她的身体翻过来,李召弟那个大身板子,折腾了一阵子,杨树里已经有些上喘了,说也奇怪,李召弟这时反倒老实了,躺在那一动不动,只是两眼直勾勾地看着杨树里,可能是那几句吓唬她的话起作用了吧,杨树里心里有些小得意,他急不可耐地喘着粗气用有些颤抖的两只手,艰难的解开了李召弟的上衣纽扣,杨树里朝思暮想想看到的两个大奶子豁然从衣服里蹦了出来,在马号开会时他两眼盯着李召弟前胸看的场面在脑子里一闪而过。

  杨树里看了一会儿,突然间伸出两只手抓住了她的两个大奶子揉捏起来。

  “啊...啊...,肏你妈...不能轻点呀。”李召弟大叫了两声骂道。

  “好,轻点轻点。”杨树里一边点头一边说道,两只手却没有停下来,只是不再那么使劲了。

  揉捏了一阵子,杨树里低下头用嘴叼住了李召弟的一个大奶子,这次他没敢使劲咬,而是用力吸吮着。

  “啊...啊...啊...。”一会儿工夫,李召弟闭着眼睛大声呻吟起来,感觉好像有一股电流传遍了全身,麻酥酥的,屄里好像淌出点什么东西,她虽然结婚了,那个当家的老爷们从来没有这样过。

  杨树里何尝不是同样的感觉,他也是第一次亲眼看到老娘们的奶子,亲手摸到老娘们的奶子,亲口吮到老娘们的奶子,鸡巴早就硬的像根棍,他三下两下解开了自己的裤腰带,麻利的把裤子褪到膝盖下,大鸡巴顿时展露在李召弟的面前,恰巧这时候李召弟原本闭着的眼睛睁开了。

  “啊!鸡巴这么大呀!”李召弟不由自主的惊讶地叫起来。

  李召弟只看过自家老爷们的鸡巴,和杨树里的鸡巴比起来真是小巫见大巫,再就是听老娘们骂大街时骂过大鸡巴,这次亲眼看到这么大的鸡巴,心想这大家伙插里面不知是什么滋味,既有点兴奋又有点害怕,于是就顺口喊叫出来。

  李召弟还在那胡思乱想着的时候,杨树里已经脱掉她的裤子趴到她的身上,用一只手支撑在麦地上,另一只手捏着自己的鸡巴,对准了李召弟的骚屄一用力插了进去。

  “啊...。”李召弟又大叫一声,只觉得自己的屄一下子被撑开了,而且捅到了肚子里的一个什么东西,蔡铁柱和她同房时,她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,其实是鸡巴顶到了子宫上,那时的女人只知道生孩子,不知道子宫是什么。

  杨树里开始耸动着屁股抽插起来。

  “啊...啊...哎呦...啊...怎么...和...啊...我家...老爷们...啊...不一样...啊...啊...这么大...啊...肏你妈...啊...轻点...啊...你要...弄死我...啊...受不...了了...啊...。李召弟大声呻吟着,叫喊着。

  不到两袋烟的功夫,杨树里就把他身体里的那点玩应挤到了李召弟的骚屄里。

  累了,这是杨树里长这么大,有生以来的第一次碰女人,他使尽了全身的力气肏这个老娘们。而李召弟却意外的得到了一次女人的性满足,这种满足是在自己的老爷们身上从来没有得到过的。蔡铁柱每次和她同房,她都没有什么感觉,蔡铁柱的那个小东西,搁在她屄里,尽管他每次也都很卖力,也从来没有感受过今天这种滋味。

  【完】